艺  术  品  保  护  网


Artist Creation Exchange Network
新闻详情

福利|三星堆遗址重要文物图鉴

发表时间:2023-10-09 12:16作者:刘阳来源:中国报道

1986年,考古学家们在对三星堆遗址的发掘过程中,相继发现了两个商代同时期的大型“祭祀坑”,即1号坑和2号坑,并出土金、铜、石、陶、骨、贝等珍贵文物1000余件。“沉睡数千年,一醒惊天下。”包括金杖、青铜立人像、大型铜神树等经修复后的稀世文物,如今正安静屹立在三星堆博物馆,接受参观者的瞻仰。

时隔30多年,伴随着遗址的再次发掘,三星堆文物迎来“上新”——新发现的6座“祭祀坑”重见天日,目前已出土黄金面具残片、巨青铜面具、青铜神树、玉琮、牙雕残件和丝绸等重要文物500余件。被誉为“20世纪人类最重大考古发现之一”的三星堆遗址再次受到了全球瞩目。

时光越过数千年,我们礼赞三星堆瑰丽文明和古蜀先民的杰出艺术,并希望通过与这些造型瑰丽、想象奇特的文物对视,窥见它们传递给我们的远古秘语和时空想象。

新发掘出土重要文物


△ 在新发现的5号坑中发掘出土的这半张金面具,与此前在1、2号坑中发现的6件金面具相比,显得格外厚重。专家预计,完整的金面具总重量应该超过500g,如果完整的黄金面具能被发现,将是国内发现的同时期最大的黄金面具、最重的金器。半张金面具的发掘为古蜀文明中对于金器的崇拜,又增添了一例实证。但如今人们尚未明确其在古时的用途。



△ 显微镜下,“金鸟”的头部似乎有残端迹象,此处残端迹象与人工加工裁切的样貌并不一致,考古工作人员猜测,这里或许曾有鸟喙或者冠饰。专家表示,与金面具可能需要覆盖在青铜头像面具或木头面具上不同,鸟形饰的边缘切割显示,它可能并非用于包裹在某处,也许是曾贴在器物上起到装饰的作用。有专家认为,古蜀人在宗教信仰方面有飞鸟崇拜的特点,他们对飞鸟和神树的崇拜体现了古蜀人羽化飞仙的幻想和神仙式文化想象力。



△ 玉琮最早见于良渚,是良渚文化的典型器。在《周礼》中记载,商周祭祀活动中“以玉作六器,以礼天地四方”“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赤璋礼南方,以白琥礼西方,以玄璜礼北方”。从外观上看,玉琮外方内圆,整体呈方柱形,中间上下相通的圆孔有“贯通天地”的深刻含义,是古代人们用于祭祀的一种礼器,为我国古代重要礼器之一,也被认为是表明贵族等级身份的重要礼器。



△ 关于古蜀人为何会将丝绸埋入坑内,这或许与祭祀行为有关。专家认为,中国历史上有在丝绸上书写吉祥文字或符号祭祀神灵的行为,如果丝绸的祭祀行为成立,在“祭祀坑”的丝绸残痕上发现文字,便是未来可以努力的方向。



△ 青铜大口尊是6个新发现的“祭祀坑”中最早发现的器物,属于典型的商末南方风格青铜器。



△ 这件铜尊不仅器型少见,纹饰也非常精美。方尊主体腹部纹饰名为“饕餮纹”,对称鸟的装饰是长江流域的特点,在中国北方地区很罕见,但是在长江中游、下游,包括三星堆遗址中,原来发掘的十几件尊当中有8件是有这种立鸟的装饰。



△ 考古人员初步判定这些象牙是三星堆文化末期距今3000多年前的遗物,所属的大象种属还需鉴定后才能确定。这已不是四川第一次集中发现象牙,同为古蜀文明遗址的金沙遗址,也曾在2001年的考古发掘中出土了大量层层叠压、密集分布的象牙。

1986年出土重要文物



△ 2号“祭祀坑”在1986年一共出土了8棵青铜神树,其中Ⅰ号铜神树修复得最为完整,也是目前全世界发现的最大的单件青铜文物。其由底座、树干和龙身三部分组成,采用分段铸造法铸造,使用了套铸、铆铸、嵌铸等工艺,树干残高359厘米、通高396厘米,树干顶部及龙身后段略有残缺。

铜树底座呈穹窿形,其下为圆形座圈,底座由三面弧边三角状镂空虚块面构成,三面间以内擫势的三足相连属,构拟出三山相连的“神山”意象,座上铸饰象征太阳的“☉”纹与云气纹。树铸于“神山之巅”正中,卓然挺拔。树分3层,每层3枝,共9枝;每枝上有一仰一垂的两果枝,果枝上立神鸟,全树共27枚果实、9只神鸟;树侧有一条缘树而下的铜龙。



△ 在三星堆出土的众多青铜面具中,造型最奇特要数2号“祭祀坑”出土的3件青铜纵目面具。研究者将它们按照大小分为A、B两型,两型纵目面具造型大体相同,但略有差异。超现实的造型使得这尊造像显得威凌八方、神秘静穆。目前,人们倾向于认为这件面具既非单纯的“人面像”,也非纯粹的“兽面具”,而是一种人神同形、人神合一的意象造型,巨大的体量、极为夸张的眼与耳都是为强化其神性,应是古蜀人的祖先神造像。



△ 雕像采用分段浇铸法嵌铸而成,身体中空,分人像和底座两部分。人像头戴高冠,身穿窄袖与半臂式共三层衣,衣上纹饰以龙纹为主,辅配鸟纹、虫纹和目纹等,身佩方格纹带饰;双手环握中空,两臂略呈环抱状构势于胸前;脚戴足镯,赤足立于方形怪兽座上。其整体形象典重庄严,似乎表现的是一个具有通天异禀、神威赫赫的大人物正在作法。

这尊“纪念碑”式的大立人雕像典重庄严,学界推测其可能是三星堆古蜀国集神、巫、王三者身份于一体的最具权威的领袖人物,是神权与王权最高权力的象征。



△ 多数专家认为这种形制的器物应是常设在古蜀国神庙中的神器,又或用于祭祀时钉挂在某种物体之上,作为太阳之象征接受人们的顶礼膜拜。三星堆祭祀坑出土的许多重器如青铜大立人、青铜神树及其他一些青铜重器上的大量的各式太阳纹饰表明,“太阳崇拜”在三星堆古蜀国的宗教文化中颇为突出。



△ 三星堆遗址此前共出土57件青铜人头像,其中仅有4件戴着金面具,均出自2号“祭祀坑”,分为A型平顶金面铜人头像和B型圆顶金面铜人头像两种。金面铜人头像由铜面相和金面罩两部分组成,戴金面罩人头像造型与未戴金面罩人头像基本相同,大小与真人比例相仿。人头像所戴金面具用金块锤拓成金皮,然后依照人头像造型,上齐额,下包颐,左右两侧罩耳,耳垂穿孔,眼眉部分镂空露出,面罩与人头像采用生漆调和石灰作为黏合剂,将金面贴于铜头像上。

金面具目前在中国先秦时期仅见于古蜀文化中,是商周时期四川盆地青铜文化具有典型性的因素之一,除了三星堆和金沙遗址外,国内其他地区尚未发现此类型的金面具。



△ 学术界对金杖上的图案的内涵有不同解读,一种观点认为以鱼和鸟为祖神标志的两个部族联盟形成了鱼凫王朝,图案中的鱼、鸟就是鱼凫王朝的徽号、标志;另一种观点认为金杖上的鱼鸟图象征着上天入地的功能,是蜀王借以通神的法器。关于金杖的性质则有“王杖说”“法杖说”“祭杖说”,以及祈求部族或王国兴盛的“法器说”等。



△ 该文物宽大的盘面和今天四川地区泡菜坛的坛沿相类似,可盛水或置物。其独特的造型及硕大的形体极为罕见,一般认为是古蜀人蒸煮食物的炊器,也有人猜测这是四川火锅的源头,古人在使用三足炊器时也如今天吃火锅一样边煮边吃。

撰文:陈珂
制图:陈珂
责编:何晶


首页          业务动态          信息公开          便民服务          互动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