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  术  品  保  护  网


Artist Creation Exchange Network
新闻详情

蔚县下马碑遗址:凝眸四万年前的人类创新

发表时间:2023-10-09 10:19来源:京报网

2022年,世界顶级学术期刊《Nature》,把目光投向蔚县,在线发表了一项历时近10年的考古研究成果——《中国四万年前创新的赭石颜料加工和工具制作技术》。国家文物局迅速在京召开“考古中国”重大项目重要进展工作会,专门通报了这一最新进展。这一突破性发现,是我国乃至东亚地区目前已知最早的史前人类加工颜料、镶嵌使用微小石器的遗存,有望推翻“现代人群在东亚形成的时间晚于旧大陆西部”的传统认知。自这一刻起,东亚人群文化起源研究,真正进入到人类审美、信仰等精神领域。

下马碑遗址模拟复原图。河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图

发现一种新的石器利用方式

对探索华北地区小石器技术的演化具有重要价值

蔚县三关村南,一堆冷硬的荒土。“看!中间劈了个垛口,那就是下马碑遗址。谁能想到,这么重要的发现就埋藏在这么不起眼的地方。”9月15日,《中国四万年前创新的赭石颜料加工和工具制作技术》的第一作者、河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王法岗研究员端详着现场发掘照片,回忆起10年前的考古历程,感慨万千。

为探索泥河湾盆地古人类文化遗存分布,特别是寻找旧、新石器过渡阶段的遗存,2000年前后,河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组织相关单位在蔚县开展调查,发现多处旧石器晚期遗址,下马碑遗址即是其一。该遗址于2013年启动发掘,发掘面积仅12平方米。其中,下文化层揭露一处原地埋藏的古人类活动面。高精度加速器质谱碳十四和光释光测定并借助贝叶斯模型计算结果显示,下文化层距今4.1万年至3.9万年,整体处于旧石器时代晚期的早段。

在河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标本室内,记者曾见到几件来自下马碑遗址的长条形小石器,长三四厘米,宽数毫米,一侧锋刃耀眼。“这些微小石片被古人类嵌入木头或骨头的柄里,做成复合工具,也就是做成刃部锋利的‘刀’。”考古工作者对记者说。

下文化层发现石制品356件。在尺寸上,50%以上的石制品均小于20毫米,呈长条形。有的表面残留部分骨柄、植物纤维,还有钻孔、切割肉食和植物产生的微痕和残留物。“研究人员应用扫描电镜—能谱联合分析方法进行分析观察,结果均明确指示出‘镶嵌、捆绑’的行为。”王法岗告诉记者,下马碑遗址石制品展现出的复杂技术能力,代表一种新的石器利用方式,对探索华北地区小石器技术的演化具有重要价值。

揭露颜料加工现场

将东方古人类艺术审美等精神追求行为至少追溯至四万年前

一块不起眼的长条形石头,表面附着或深或浅的晕红。旁边是一件表面磨光的卵石。另一侧,有一个黑褐透红的小残块,也就是赤铁矿(赭石)。研究人员告诉记者,下马碑遗址第六层堆积,是极罕见的原地埋藏——火塘、灰烬、石器、骨器、化石碎片,以及赤铁矿颜料加工遗迹。火塘和灰烬,表明古人类在此有用火活动。那么,赤铁矿颜料呢?

史前考古领域,“颜料”的出现,意味着审美、信仰、祭祀等精神象征性行为。通过颜料使用、艺术创作与复合工具等“现代行为要素”,追溯早期现代人群的形成、扩散、交流与“行为现代性”的发端和演变模式,是这些年开展相关研究的重要手段。

“鉴于遗存表现的特殊性,我们迅速组织国内外科研机构,共同开展研究。”河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张文瑞说,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德国马普人类历史科学研究所、法国波尔多大学、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古生态与人类演化研究所等国内外多家科研单位加入了进来。

“根据拉曼光谱、X射线荧光光谱等技术分析,确认遗址内有一处富集赤铁矿的染色区,染色区内大小不同、矿物成分亦有差异的小石块,为赤铁矿。”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副研究员杨石霞说,那块明显被染红的长条形石头是石灰岩,其表面通过电镜扫描发现残留有200微米左右赤铁矿微屑。那表面磨光的卵石,极可能被作为磨锤或杵使用。

“初步推断,这块染色区是古人类加工赤铁矿颜料的现场。”王法岗说,研究表明下马碑遗址将东亚早期人类使用颜料的历史提早到距今四万年前,成为东亚地区目前已知最早的史前人类颜料加工的关键证据,使东方古人类艺术创作、审美、认知表达的历史大大提前。

有望颠覆传统认知

揭示东亚现代人复杂的文化演进模式

12平方米的研究耗时近10年,联合了中外科学家,组织最顶尖的科研部门,通过国际化、综合性、跨学科、多平台协作,显示了新时代中国考古学发展的新理念、新趋势。

“这是一次颠覆性的发现。”张文瑞说,距今四万年前后,是国际学术界认为的早期现代人群及其行为在世界扩散的关键节点。长期以来,因中国乃至东亚缺乏这类考古遗存,所以学界普遍认为现代人群在东亚形成的时间晚于旧大陆西部。下马碑遗址的发现,揭示了东亚现代人复杂的文化演进过程,并反映出局地马赛克式的“文化与技术革新”,而且不同地区可能存在不同的演进模式,不能单一的以欧亚大陆西侧流行的石叶技术因素作为标准。

我们将目光再次投向这个地带,就会发现其实这里一直惊喜不断——

上世纪70年代末,对蔚县筛子绫罗遗址、庄窠遗址、三关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出土文物4000余件。对此,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曾以“中华文明的三岔口”作为论断,来说明张家口地区在史前时期古人类文化发展中的位置和作用。其中,著名的新石器时代三关遗址,距下马碑遗址不过五百米。旧、新石器遗址在此相逢,且均有重要发现,可谓意义非凡。

“近年来,河北提出大泥河湾考古的概念,将蔚县盆地、怀来盆地、涿鹿盆地等纳入泥河湾盆地旧石器时代考古规划。蔚县的这两处遗址,正处于广义泥河湾盆地南部。”河北省泥河湾东方人类探源工程首席科学家谢飞表示,三关村周围还有南台子、西沙河等旧石器遗址,随着不断制定系统科学的规划,开展多学科综合研究,相信这里还能给人们带来更多惊喜。

(河北日报、河北日报客户端记者龚正龙)

编辑:冀泽民

来源:河北日报客户端


首页          业务动态          信息公开          便民服务          互动交流